A.W forever

[快新]be born

cp:快新&K柯

OOC预警

 

正文:

———————————————————————————————————

7岁的快斗在桌边蹦哒来蹦哒去,毕竟按捺不住自己活泼外向的天性。
“给你这个,阿姨很漂亮!“”
小小绅士突然从手里变出一朵红玫瑰递给有希子,优雅又可爱。
“喂!快斗,别动来动去。”黑羽盗一一边严厉又带一点宠溺地责备快斗一边用手把他揽过来。
“哈哈,真是活泼的孩子啊,”有希子明明前一秒还笑容灿烂,下一秒就凶神恶煞,“但是不要把漂亮和阿姨相提并论!”
(参见柯南里的工藤新一少年时的冒险后篇)

“记得现在在和爸爸说话的朋友家是姓工藤吧。”
快斗一个人在一旁边玩边想。

某一天 黑羽宅
“快斗,过来。”
“爸爸,什么事?”
快斗蹦哒到黑羽盗一身边,望着黑羽盗一。
盗一郑重地拿出一枚戒指放在快斗掌心里。
“快斗,听着,这枚戒指送给你,以后就由你来保管了。”
“没问题。”快斗好奇地接过观察,点了点头。手上摩擦着戒指。这是一枚有着特殊纹路的戒指。
这时千影笑着说道:“不过快斗,有时候自己保管一样东西不如交给一个自己认可的人来保管更让人放心呢。”
望着自家妈满脸幸福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小快斗眨了眨眼。

某一天 东京米花购物中心
快斗跟随千影和千影在米花的一个朋友在米花购物中心里逛街。
男孩天生就对逛街没有多大的兴趣,但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还是让快斗东张西望。
突然一个小身影吸引了他。

“新一!不要乱跑啊!”
“啊咧…我就去那边看看!”
有希子最终无奈地放开了抓住新一衣服后领的手。

那个阿姨,哦不,姐姐,是上次爸爸见面的朋友。快斗心想。
望着新一跑步的背影,快斗有种特别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提步追了上去。

“那个,工藤新一…”
新一停下了脚步,疑惑地回头:“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快斗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望着面前这张跟自己的非常相似的脸,快斗有种奇妙的感觉。
新一的眼睛是湛蓝色的,比快斗的眼睛颜色深。
真好看,那是一个比蓝天要深比海洋要浅的颜色。
也说不出为什么,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笃定了一样。
快斗熟练地从手中变出一朵红玫瑰递向了新一。
新一愣了愣,右手接过,望着黑羽快斗笑嘻嘻往回跑的样子。正准备离开,发现自己右手的中指上多了一枚戒指。
这是一枚有着特殊纹路的戒指。

我未来会来取的。
快斗边跑边想,笑容灿烂。

 

10年后
工藤新一,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仅仅17岁就破了许多连警察都束手无策的案子。湛蓝的眼瞳,自信的笑容,频繁出现在报纸头版。人气自然不用说,周围无数人崇拜着、憧憬着、做梦着。

黑羽快斗今天在课上依旧用自己的平板看新闻。
哈,今天又是工藤新一的头版。
阳光洒在快斗蓬松随意的头发上,懒洋洋的,只是嘴角的微笑让整个人都迷人了起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的意味。

怪盗基德不是一个只为自己偷东西的小偷。
也就是为了守护江古田钟楼的那次,他与他的第一次交锋。
“这次警察怎么这么精明?”快斗有点哭笑不得。
当然,最终怪盗基德依旧那么优雅迷人,让人惊叹,始终保持了最重要的poker face ,月光下的魔术师。

好像就是从这次开始,前面一直铺垫着的某种特别的东西开始正式运转。
要非得找一个准确的时间来标志,大概就是黑羽快斗嘴角上扬地望着远处的直升飞机,工藤新一在问目暮警官这个小偷叫什么的时候。

柯南第一次出现在快斗眼前时就引起了快斗的注意。

后来知道他就是工藤新一以后快斗便更加明白了原因。

第一次见他时就引起了自己的注意的原因。
小侦探也依旧如原来一般风采。
看着柯南每天不止要破案,还要装小孩,上一年级课程,尤其是青梅竹马毛利兰在身边,真的很要担心穿帮的问题,快斗也为柯南深感辛苦。

柯南不知道的是为什么身边经常有鸽子。东京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白鸽?
但黑羽快斗不知道的是,柯南的课桌上经常会摆一根白色的羽毛。

大概是因为看见白色的羽毛会想起某个人吧。

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

江户川柯南,这个小小的身体面对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命运。
变小的身体,兰的等待,还有那个神秘强大的黑衣组织,前路坎坷,结局未卜。
但他也是幸运的。
为了寻找真相,从来都是全身心投入,他也有这个能力,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退缩,只有自信地向前,他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黑羽快斗,为了找出当年陷害他爸爸的凶手,成为了怪盗基德,平成年代的鲁邦。
华丽的外表,幽默的语言,梦幻神奇又让人惊呼一般的存在。
永远的poker face ,永远让人意想不到的下一秒,永远的笑容和品行。
其实快斗的poker  face 并不完美,成长中慢慢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越发迷人。

他们都是奇迹的创造者。

他们是宿敌。

或许正是因为这九分相似的外表,七分相似的经历,对等的实力,对立的立场,才会如此心心相印,好像就是命中注定,就连见面的第一秒,双方都有预感,从那一刻开始互相吸引。

这一天黑羽快斗又端坐在那台五彩的豪华录音机前,不过这次没有听见他爸爸黑羽盗一的声音。
出现了一个盒子,锁上有个凹陷下去的特殊纹路。
这锁没法撬开,所以…
快斗边用手摩擦着纹路,边说:“寺井爷爷,这该不会是…”
“是的,快斗少爷。这把锁唯有当年老爷交给你的那枚戒指可以打开。”
“里面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只有少爷你亲自打开后才能知道了。”

看来我不得不来找你啦,小侦探。

之前不是不想。只是像之前那样时不时可以作为宿敌来竞争,柯南也不知道怪盗基德的真面目。
这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
会有期待,每一次也不会有失望。

柯南这边面临着危急关头。
明晚,明晚就是与黑衣组织的决战之夜。
为了能够好好准备,给小兰说这两天在阿笠博士家住。
柯南坐在床上,情绪有点亢奋,难以入睡。
突然,侧过头望着窗台。
喂喂~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小侦探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预感我要来,不想错过我这么迷人的身姿?”
“你大半夜就来想给我说这个吗?话说半夜私闯民宅还真是没法称迷人呢,小偷果然就是小偷。”
怪盗基德已经自己打开窗户走到了柯南的床边。
“明晚,小侦探不准死呀。”
柯南明显没想到基德会说这样的话,愣了一愣。
基德瞅准了愣神这一秒,挥手打晕了柯南。
力度刚刚好,能睡到明早了但不会对身体有害。
基德扶着柯南,温柔地帮他躺好,盖好被子。
所以,今晚就要好好休息啊。

火光,鲜血,爆炸声,子弹上膛声…
这是血腥味的一晚。
结果是好的结果,但损失是惨重的。

在这场与黑子组织决战的最后时候,柯南捂着伤口,身后枪声不断。
“可恶!”
突然一个白色影子出现在他的身边,用身体护住了小小的他。
柯南有点快丧失意识了,只在最后时刻看见了基德白色衣服上慢慢浸透着血色,还感受到了有点颠簸的滑翔翼…

工藤新一动了动手指,慢慢挣开了眼睛。
眼睛依旧湛蓝得那么美,只是没有了原来的神采奕奕。
空气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只不过不是在医院,是在自己家,工藤宅。

艰难地坐了起来,看见了在旁边沙发上喝咖啡的小哀。
“呀,大侦探醒了?”
新一看了看已经是属于工藤新一的身体大小的手。
“恭喜了,大侦探,解药成功了。”
“你的意思是…我永远地变回工藤新一吗?”
“是的。”
新一理了理情绪,有点支吾:“那个…怪盗基德呢?”
“昨天晚上来看过你一次。”
“…又是从窗台吗?”新一有点哭笑不得。
“不是哦,这次是从正门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
新一一愣,“他那时也是受了很重的伤吧?”
“嗯。来找你之前就有伤了。昨晚看着也很虚弱。”
是因为受了伤才没法用滑翔翼吗?那个小偷…

真是的,又不知道你的真实面目,想找你都不可能。
为什么那时没有问他的名字呢?
那时的那个男孩,是基德吧?
工藤新一手里摩擦着一枚戒指,思绪飘向十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被有希子扯着一起去逛街。
好不容易挣脱了妈妈的“魔爪”可以自己去玩,跑着跑着听着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回头一看,是一个和自己长得很相似的一个男孩,只是和自己不同的是,那个男孩的眼瞳是灰蓝色的,是可以用灰蓝来形容吧…有种神秘的感觉,但又很真诚,头发有点凌乱,很阳光很温暖。
那个时候新一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笃定了一样。
所以当时收到玫瑰才有那么点开心吧。
之后见了怪盗基德,有一次有机会近看他的眼睛,也是那样的感觉。
所以,你们是同一人吧。

新一把挂在自己胸前的戒指放回了衣服里。一扭头,惊讶得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坐着一个和自己极为相似的少年,拖着腮帮笑意浓浓地望着他。
“你什么时候?!”
“新一刚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不会是在想我吧,geigeigei。”
黑羽快斗特有的欠扁笑声和那有点得意忘形的模样,其实这时新一真的很想抡起拳头来打他。
“你叫什么?”
“黑羽快斗。”
这时黑羽快斗已经用基德的优雅步伐走到工藤新一的床头。
快斗不顾新一的惊讶,把手探进了新一的衣衫里,把那枚戒指捞了出来,在指尖中摩擦。
“名侦探,当初把这枚戒指交给你真是选对人啦,要是丢了我会很伤脑筋的。”

这个小偷…怎么可以在我抓住你以前自报家门呢?

侦探和怪盗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吧。

 

 

END

———————————————————————————————————

彩蛋:

 

黑羽快斗在家用戒指把盒子开了锁。

“geigeigei,会是什么呢?”
打开后,发现里面蛮空的,只有一张纸片和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和之前给你的那枚是情侣戒哦
快斗 要幸福啊
                                                      千影

快斗有点无奈,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那个老妈…
好吧,算了,这样也很不错。
嗯,相当不错。